【工业设计】赏析“甲壳虫”是希特勒的作

发布时间:2021-12-21 12:18:16    浏览次数:0

"


“甲壳虫”诞生于二战前德国元首希特勒发起的一场“国民车计划”,该运动看似关乎民生,时则是一场剥削民众,为战争敛财的骗局。



"

图片



2019年7月10日,大众汽车对外宣布停止生产标志性的甲壳虫车型,最后一辆甲壳虫汽车在墨西哥普埃布拉驶出工厂,标志着这个80岁高龄,销量2350万辆的传奇车型迎来了终极谢幕。


随着该消息被推上热搜,出现不少文章拿着一幅手稿,佐证“甲壳虫”是希特勒的的手笔。


图片

这种新闻具备传播性,足够吸引眼球,但并不代表这就是事实,“甲壳虫”车型诞生于反复的抄袭,伴随着丑恶的“骗局”,希特勒本人的确深度参与其中,本专题为您深入剖析时代背景下“甲壳虫”的前世今生。


“甲壳虫”诞生于二战前德国元首希特勒发起的一场“国民车计划“,该运动看似关乎民生,实则是一场剥削民众,为战争敛财的骗局。


图片

那幅广为流传的手稿是否为希特勒本人手笔,我们无法证实,但能够确认的是“甲壳虫”真正的创造者是设计师费迪南德·保时捷(保时捷汽车的创始人)。


图片

1931年,费迪南德·保时捷为Zündapp公司设计了Type12车型,该车使用了五缸发动机。


图片

费迪南德·保时捷的Type12车型


此前一年,捷克的Tatra公司定位“便宜的国民车”,制造了一款名为V570的原型车,设计师是HansLedwinka。费迪南德保时捷的Type12发布后,Tatra公司迅速抄袭了该车的流线造型,在1933年推出了第二代V570。


图片

第一代V570



图片

第二代V570


Tatra公司在之后的车型上都运用了流线型元素。在生产高端汽车T77时,Tatra申请了关于发动机风冷散热的专利。



图片

TatraT77


希特勒对机械有着偏执的狂热。在出访捷克斯洛伐克时,希特勒曾经坐过Tatra轿车并与HansLedwinka吃过饭。在后来的一次晚餐中,希特勒对费迪南德·保时捷说“我要这辆车在我的国家道路上奔跑”。


1934年希特勒提出了“国民车计划”,责成费迪南德·保时捷执行。费迪南德·保时捷在动力方面抄袭了TatraV570原型车的发动机风冷散热设计,于1935年制造了初代甲壳虫概念车Type60。


1938年5月26日,希特勒下令在狼堡建立KDF汽车城,并将小批量产的第一代甲壳虫命名为KDFWagen,全称为“KraftdurchFreude-Wagen”,意为快乐就是力量。


1939年,美国《时代》周刊的一位记者在柏林汽车展上,戏称这种小型汽车为“Beetle”,甲壳虫的名称便流传开来。但直到1968年,“甲壳虫”的名称才被大众官方采用。


图片

KDF Wagen —水平对置四缸自然吸气发动机,后置后驱布局,风冷散热。


与此同时,Tatra公司也为捷克共和国制造自己的“国民车”—Type97,使用了费迪南德·保时捷的流线型外观。


图片

Tatra Type 97——水平对置四缸自然吸气发动机,后置后驱布局,风冷散热。


KDF Wagen抄袭了Tatra的发动机,Tatra的Type 97抄袭了费迪南德·保时捷的流线型外观。


费迪南德·保时捷曾承认“有时我学学他,有时他学学我”。


图片

照片中希特勒正在观赏甲壳虫汽车模型,费迪南德·保时捷在为希勒特进行介绍。摄于1938年


Tatra持有专利,对费迪南德·保时捷进行了控告,不胜其扰的费迪南德·保时捷原本想支付专利费用与Tatra公司和解,但希特勒表示“有办法搞定”。


于是在1939年3月,德国进攻占领了捷克共和国,接管了Trtra公司。在纳粹接管下的Tatra公司被命令停产TatraType97,至此该车只生产了508辆。


干掉Tatra之后,KDFWagen得以正常生产,针对民众的骗局随即正式上演。KDFWagen定价为990马克(战前德国人均月收入为128马克),价格非常便宜。希特勒鼓吹“每周存下5马克,200周开上国民车”。想买车的民众需要去购买价值5马克的专用邮票,贴在“KDFWagen”存折上,贴满990马克就可以去换车。当时的媒体也在发表“第一辆KDFWagen车主访谈”之类的文章,激起民众的买车热情。


图片

“KDFWagen”存折上的5马克邮票


就在一年之后的1939年,希特勒发动了战争。大众汽车成为了军管厂,专门生产战争设备,原本为国民制造的几万辆KDFWagen成为了军用装甲车,民用甲壳虫只生产了600多辆。


图片


一年的时间,33万民众的订单无法兑现,纳粹政府靠着“国民车计划”赚取数亿马克,可谓是“空手套白狼”的典范,民众手上只留下几张破邮票。


战争和“国民车计划”都是由希特勒发起的,其中的阴谋不言而喻。


这个骗局是否为希特勒有意为之,我们无从判断,但是可以从蛛丝马迹中进行探究,做出更加贴近真实的判断。事实证明纳粹政府确实犯下了反人类的罪行,民众的利益大体不会是其首要考虑的因素。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被战争的车轮碾的粉碎。


真的是“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。”



图片


KDF早期商标是纳粹万字旗的演变,其中VW代表希特勒“国民车”意志、外面包围齿轮,最外侧则是反卍字翅膀。战后英国接管大众汽车,第一时间就修改了这个带有纳粹性质的标识。



凭借一张手稿,就粗暴的断定是希特勒设计了“甲壳虫”的文章,以及想借此寻找希特勒闪光点博人眼球的言论,仅以此文以正视听。


“甲壳虫”的诞生或许背负着骗局,但这并不影响它成为传奇车型,二战之后“甲壳虫”重获新生,正式拉开了量产大幕,在世界舞台上大放异彩,成就了辉煌的传奇。直到今年停产之时,“甲壳虫”仍然在全世界拥有众多粉丝。接下来,大众将会把更多精力转移到I.D.系列的纯电动车型上。在“后甲壳虫时代”,小而精悍、玩味十足的“孩子气”精神会在I.D.量产车型中被重新诠释,我们有理由期待……


"

笔间设计将在后续为您讲述80年间“甲壳虫”的历史兴衰及演变。

关注笔间设计公众号,关注更多工业设计精彩赏析。


" 图片